#乌江


一、巢湖

乙亥年正月初六午后,动身回宁。
驱车至合安高速入口,进错车道,于是原本打算途径合肥的路线,临时改成先至马鞍山再北上。沿途一路雪景,甚是秀美。沿着省道过了巢湖,就来到了安徽的含山县。谁知大雪封路,高速不得上,只得在交警的指挥下改道。于是重新探路,在那含山县城乱转悠。此时汽油已经不多了,只能勉强再行个两百里。人生地不孰,一路留意着苏A牌照的车,想着最好遇个返程的老司机带路,免得找错。先是遇到个雪佛兰,那哥们和我一样,也是被警察叔叔拦着不让上高速的,等红灯的时候跟他聊了几句,听他说走和县,沿小路到马鞍山。我心里也差不多是这个思路,于是一脚油门先溜了。
走了不久就走错了路,含山县里多处修路、封路,找路很困难,偏偏车机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信号。过了一会凭着感觉从拐错的路口绕了出来,过了个红灯以后,遇到一辆市区出租车,上前打了个招呼,问他是不是回南京,师傅人很好,直接说,你跟着我走吧。于是一起很省心的开了一段,车机信号这个时候恢复了,但是都没怎么看导航。老师傅就是老师傅,一路节奏带的飞起,好几段堵成深红色的路段,跟着他从加油站、小道绕路,足足节省了至少四十分钟!
中途有一个实在很堵的点,老师傅也过不去了,停下来观望,拿着电动剃须刀站在车外剃起了胡子。我带了包玉溪烟下车,他摆摆手说不抽。聊了聊路况和导航,他问我用的什么,我说腾讯地图,他说换高德,等下一起从乌江到江浦,过了长江大桥就到了。后来我下了一个高德,用起来其实差不多,反而林志玲的声音不如腾讯地图里的妲己。中间因为下载高德地图,跟丢了老师傅,我就一路自己开着两个导航,仪表盘上显示只能开90公里了。
路过一个国道上的石化加油站,去补充汽油,在加油站的洗手间里竟又遇到了老师傅。心想这回真是巧了,就打了个招呼,他说加个微信,等下他在前面开,让我不认识路就呼他,他可能以为我一直在后面跟着。加了微信,他还把我的会话置顶了,贴心啊。他说微信昵称是他法号,是位道教信徒。我表示对道家思想也挺有兴趣的,回南京有机会一起交流。

二、乌江

从含山继续出发,一路上和道友老师傅用微信简短地讨论了路况。一个小时左右,便到了和县乌江。
想到这曾是西楚霸王项羽自刎的地方,不禁唏嘘。
当年霸王被刘邦围困垓下,带领八百将士突围至此,夜半帐中楚歌四起,军心涣散,虞姬也先抹剑而去。为了面子,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不会打仗”,而是“天要亡我”,霸王带着必死的决心亲自迎斩敌将,吓的围军丧胆,也让一众部下服了最后一口气。但最终损员折将,失了兵马,身负重伤。因为面子而出战的人,也要为了面子而赴死,
其实何为天道?何为颜面?既信了天道,又怎谓人言?只怕是输在了心态。否则克制一时的崩溃渡到江东,江东富饶广阔,又有天险阻隔。刘邦阻击项羽,兵力早已残损。更有支持自己的江东子弟,一呼百应。无论如何都值得再去拼他一次。已经在沙场上失去了身旁的战友,又在帐中告别了心爱的女人,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还有什么是害怕失去的呢。后人每当想起这位刚愎自用,却又威武神勇的霸王,都常常替他惋惜。李清照诗云: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从历史角度看,项羽听信谗言,疏远了得力又忠心的老臣范增,就是他最终将会失败的一个前兆。《史记·高祖本纪》中记载,刘邦曾经如此评价项羽:”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在昔日的对手眼里,即使世人视为神勇的霸王,也不过只是一个必须拔除的障碍罢了。
说到刘邦,就不得不说,项羽屡次亲自挑战,刘邦从不正面回应。项甚至摆下鸿门宴以图杀之,却依然让放低姿态的刘邦,骑着白马,借口脱逃。鸿门宴时项羽有范增、项庄,献计舞剑,沛公亦有樊哙、张良,鞍前马后,莫论成功与否,成事一定离不开用臣。自古先贤们的智慧碰撞揭示着人性的真相,小人沟通乃至大国邦交,谁能没有胸襟跟视野、谋略和手段、演技与心肠呢。
路过乌江时天色已晚,穿过乌江地域,便穿过了苏皖两地的交界,从和县到了江浦,渡过长江,即至金陵。

三、后记

傍晚开车请注意: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钱包两行泪。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