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你好,未来的Chorder。今天也只是个平凡的日子,但这些话似乎很早就想对自己说。如今记忆不是特别的好,特别容易忘记事情。所以只能更加努力地训练思维,好让今后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借助逻辑让自己不那么困惑。

也怕一些心里笃定的事情自己会忘记。

你知道接下来20年的你和以前的20年有很大不同,你希望常常回到这里,看看过去的自己。

2024~2024,这是不平凡的二十年,也是你最好的二十年之一。每个人的人生都一样,大概有两个最好的二十年。前一个刚刚过去,这一个刚刚开始。

会有人觉得三十岁,四十岁,是很累很有压力的年纪。那是因为他们自己把人生变得太苍白了,他们太过于沉溺于那些无聊的繁琐事务,太过于纠结于无关的人和事。

三十岁到五十岁,有着成熟的经验,熟悉的环境,轻松的身心,正是折腾的好时候。二十岁的时候,要为成长而焦虑,为身高容貌焦虑,为兴趣爱好焦虑,为爱情和理想焦虑。三四十岁,还有什么好焦虑的呢?人生一半的牌面已经翻开,剩下的只不过是继续翻开罢了,急或者是不急,它们都要到来。从容,是岁月教给中年人的道理。

中男为坎,坎为水。人到中年,既要要像水一样流动,又要像水一样平静。

二十年后,五十岁,知天命的年纪。虽然如今你就觉得自己很多想法是“知天命”的,但是你还是经常喜欢自我怀疑,但很多想法需要时间来印证,让我们一起见证。

有些想法说出来略显沉重,在去年你已经想通。一个人躺在服务区休息,一路西行,海拔渐渐升高,生活渐行渐远,你就已经明白,过去那些强加给自己的,都是荒唐的。

没有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一切多余的想法,都是自己的羁绊和执念。

对于生活,你负有有限的责任,有着恰到好处的分红,这已足够。

对于事业,你并没有特别想去的远方,仰望星空,你能回望到来处,你能想象到尽头。未来二十年你只有三件事情想做,你爱的酒、文明,与星空。

你要一直喝酒,伙计们走得太快了,你要时不时喊他们减减速。

你要一直创造,与文明的火种共舞,哪怕世界继续荒唐,你要致敬相似的灵魂。

你要一直蓄力,仰望星空,等到天气放晴的时候,你就再次回到那里。

不必觉得自己平凡,也不必觉得自己厉害。你和很多人一样只是在行走,在这历史中转瞬即是尘埃。要无愧于每一天的自己。

断、舍、离,把心放空,轻装简行,忽略一切无关的事情,不和任何一个人纠缠,也不浪费别人的时间与精力。不必解释自己,不必刻意逢迎。

不必在心内与自己周旋,用清醒的决策从外部驱动自己,用冷静守护秩序,用自律对抗熵增。做到心外无物,又心无外物。

过完这一年,还有十九年。期待与你下一次相见。

本网站是我的博客,它的名字叫做“一户禾”。

以前刚改完title,同事说,取了个日本名字。非也!一户禾可不是日文,它其实是用了拆字法。

再启程,去掉冉口呈,就剩下一户禾啦。

为什么要一户禾?为什么不叫再启程,而是用拆字法?

因为“再启程”这三个字的SEO早就轮不到我啦,而一户禾呢,是我自创的,也很好记很简单,所以就这样卖个关子好了。

那,为什么要再启程?

我觉得人生就是一段接一段的旅程,我们永远不要失去迈向远方的魄力,永远不要失去再启程的勇气!

每个人的人生都很渺小,但我们要敢于追逐远方,敢于探索星辰大海。

不要只看得见脚下的一亩三分地,要有离开的勇气,要有动身的魄力。对于陈旧的思路、迂腐的过往,早点丢掉,早点忘记,风雨兼程走向远方,路在脚下也在心里。只要面向梦想的方向,走再远也不慌!

也不要忘了脚下的一亩三分地,无论什么时候,有故人和故事在等你。出发再久,走得再远,也别忘了自己的初心,忘了自己的来时的路。

我们总会拥有自己的码头,永远不要害怕再启程。

2021年,新冠疫情还是在继续。全世界都变得更加不一样了。

一些曾经的所谓规则,不过是人类缔造的笑话,一切都显得很荒诞。

我仍然在继续苟着,在混沌的世间缓缓行走着。

这是平静,但是也有收获的一年。

我的生活持续平淡,平淡并非坏事。虽然但是。

拿了摩托的驾照,在今年大多数的日子里,非常渴望在路上的感觉。

应该很快会购买人生的第一辆坐骑,希望它会是一匹良驹,一起纵横千里。

如果以后有机会,再专门写写摩托车,写写骑行在路上的故事。

今年开始逐渐减少写代码。倘若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放弃用代码影响世界的想法,回答是从2021年开始的。

一些更加重要的事物开始凸显,生而为人,需要学会研究人类,而不仅仅是机器。

今年更加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聪明的人,甚至也许连体力都不如常人。

更加认清现实之后多多少少会先自卑,自卑之后会脸皮厚,脸皮一厚就能渐入佳境。

但给自己画的底线是,无论如何不能胡扯,可以不一定要为这个世界创造美好,但求尽量不给这个世界添堵。

不懂的事情不要胡说,不会的东西不要乱来,戒骄戒躁,真诚地对待生命中每一位过客,留意身边的善良和美好。

这个博客还是会继续开着,翻看以前的文章,因为认知的原因,也许有过一些错误的结论。也不删了,看客自行体会,我在成长着。

2021的最后我成为一名奶爸,在育娃的道路上开始了新的探索。

希望等孩子长大了,他也可以看到这些文字,也让他从字里行间,了解爸爸昔日平凡的生活。

最后也写一写对2022年的期待:

希望新的一年自己可以更加适应社会,更加和睦友善的与人相处。

可以为身边的人和环境创造些价值,能够不辜负那些帮助、带领和指引过我的人。

希望和梦想家们一起做梦,和冒险家们一起冒险。

今年27了,终于明白副业是个伪命题。

从我大三实习那年起,在维持主业的同时,我就一直热衷于探索副业。

最开始在淘宝上卖乐器,在58同城倒腾二手物品,后来尝试做CPA、淘宝客、建站做Adsense,以及出教程、搞培训,炒股、炒币、买基金…

除了炒股以外,别的基本上没亏过钱。但也没有因此赚过什么钱。

过去的我,太急于开辟一条新的赛道了,以至于在主业(指网络安全)的道路上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就想着赶紧脱离这一条一眼忘不到头的技术路。

幻想着能够有朝一日把副业从小做大,慢慢扶正,让主业真正成为一个爱好。

然而幻想终究是一种幻想,相信许多人都会有这种幻想。

这种幻想太幼稚了。如今我终于认识到,以大部分人的天资,能够在主业的道路上有所建树,已经是莫大的成功了。

更何况我们这些搞安全的技术小子,如今能凭借这一身牢底坐穿的手艺有口饭吃,绝对要感谢老天爷。

要好好珍惜主业的机会,踏踏实实继续突破。

以后不谈副业了。

疫情

发展

转折

故事

再启程

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

《庄子·外篇·山木第二十》

庚子年这倒霉病毒的事儿,就不多言了。受此影响,正月里,神州大地的人民,都在家中宅着,用最简单的方式为祖国做着贡献。我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我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虽然平日里我就比较宅,但是按照计划,正月我至少也是要走动走动的。其实若是完全依我自己,我肯定宁愿在家宅着,毕竟守寂淡泊才是我的志趣所在,走亲访友这根本不是我的爱好。只是要考虑家人感受,所以不得不应付罢了。

在家我自然也不会闲着,一早就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东西好好整理整理,苦于一直没有时间和思路。这次正好,有了新的思路,也正好有时间,于是在这里谈谈后续的收纳计划。

首先是为什么要收纳。原因很简单,一是家中置物空间有限,不得不收纳。二是,人要时常给自己减轻物质方面的负担,所以要时常扔东西,卖二手,或者是收纳。

我的杂物是很多的,大到健身设备,家电、小家具,小到二极管、电容这些零碎的电子元器件,所以收纳起来相当费事。而我又是一个比较极简和有强迫症的人,所以这就形成了非常鲜明的矛盾。对于不想看到的东西,我的原则就是甩锅。能扔的扔,不能扔的,父母今年正好开着小货车来我这里过年,于是把那些大件的杂物一股脑全让他们拖回到农村老家,老家的地下室、后院,尽可以随便放置,眼不见,则心不烦。但是很多的小物件,就得一一归纳,汇总打包了。

于是我问自己,有什么东西,是十年之内用不到,但又是我不想扔的。

这样一来,就清楚多了。这批物品中,包括到期的保险单、人生的第一枚鼠标,积攒的用来制作特斯拉线圈的铜线,还有用来制作电磁炮的铝管、智能小车上的18650电池组、嵌入式开发板。也许未来十年,我不会有时间去完成那些小制作和小梦想了,但是未来的某一天,希望我有时间,可以再拾起它们。对这些物品,我需要准备打包盒将他们封印,放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待下一次搬家。

当初在收集和购买它们的时候,对自己的时间,是有着满满的自信的。以为可以无忧无虑,废寝忘食地投入在爱好当中。而现实是,自己既没有无忧无虑的资格,又没有经得住废寝忘食的身体。普通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最近几年深深地意识到这一点,于是把自己的领域逐渐收窄,想必,这辈子大部分工作的时间和精力,会扑在软件和互联网领域了,这是我选择的方向。

庄子说,物物而不物于物。我的内心有着太多的物,却不能够物之,这是非常不应该的,也是我心累之根源。

相信在之后不久的日子里,我就要与这些杂物短暂地告别了,就让我将他们尘封在时光机里,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再见吧。

身外的杂物,终究是容易收拾的,而心里的杂念,整理还需要时间。什么时候,待我不再物于物,想必才能真的理解庄子。

2019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似乎做了很多事,又似乎只做了一件事。

回顾这过去的一年,和过去的很多年,生活悄然发生着变化。

这些年过得并无什么遗憾,此时谈遗憾还为时甚早。生活偶尔让人一时兴起,似是来者可追。

心头最大的怀念是关于过去的时光,很多人相聚又离开,奔走为了生存。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辟一方寒舍,偶尔能把这些家伙们聚在一起,灌几口老酒,寒暄中宽慰过往。

然而岁月不曾等待谁,故事总有结尾,尘埃终将落定。

就像今年,有些人的终身大事定了,有人不再同我来往,有人觉得自己老了,有人升官发财。

我想做一棵守在原点的大树,却无法不在风里晃荡枝桠,无奈又极端,命运的使然。

有了愿意靠在这棵树上的人,为了让她靠得更稳,就需要再向土里埋入长长的根。

平平淡淡,浮浮沉沉,一蓑烟雨,一湾江湖。

在每个沉默的白天,每个雨落的深夜,心头点点,汇在一起,便是如此。

马伯庸的著作《长安十二时辰》改编的电视剧,最近很火。很精彩地诉说了一段唐朝天保年间的上元节,十二个时辰之内在长安发生的故事。

有的时候,短短一天,能够发生很多事情,无论是生活还是戏剧,都像是由片段拼接起来的勉强的近似解 – 无法完整回答人生那么长的困惑。

我想记住昨天在合肥的十二个小时的片段。

昨日傍晚五点从南京出发,不到六点就到了。其实如果在合肥南站附近置业,在南京城工作,通勤基本上是非常方便的。

合肥消费水平居中,空气也很好,是内陆一个还算不错的城市了。虽然我对那儿也谈不上喜欢,但是其实内心是比较怀念安徽的。

倘若不是如此,想必我会离开更远吧。

生活总是引诱我们做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比如旅行,比如冒险。

生活还会引诱我们做大哥,就像长安的张小敬那样。以前我觉得做大哥就是呼风唤雨。

其实,做大哥真正需要的是默默无闻。无闻且无私,无私又无畏。大哥是让兄弟吃饱,自己受饿的那种人。

这样想来,生活引诱我们做大哥,其实就是在引诱自己受虐。结论是不要轻易做大哥,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那种无私无畏,而不是一些其他什么。

谁能一直经得住生活的诱惑,不铤而走险呢?一旦去旅行,或者去冒险,又一不小心在旅途中做了大哥,搞不好会坑一路人。

这其实是我心里早就产生的想法,只是此次的合肥之旅,使我更加沉默了。

时间过得也不算快,2018年3月30号在杭州的记忆还很清晰,如今才时隔一年,一年里发生了一些变化。
时间过得又挺快的,2012年9月至今已经过了六年半了,社会和我们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此去杭州,见到了大学的伙伴们。我们毕业多年又相聚在一起,交流技术,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大学时期。

那个时候我们每个周五定期会在实验室举办周会,大家轮流分享自己那一周所研究的技术,就是这样,我们一起漫步到了今天。那个时候大家分享的内容多半很粗浅,但是谁不是一开始都这样踉跄着在技术的路上前行呢,人生之路亦如此吧。

这次见面,大家都有了很大的改变,风度翩翩的少年,有的已经开始大腹便便,桀骜转为了自嘲,忧愁化作了幽默。有的人已经成家,成为了父亲,有的人还在漂泊,执着为了爱情。伙伴们的心智开始变得成熟,每个人都能在工作岗位上独当一面,我们这些人,亦是历史巨轮上的木板和螺钉。

因为爱好而聚在一起,没有利益的纠缠,伙伴之间的关系就很纯粹,那种结伴同行,感动又熟悉。

跟着他们学习,看看他们的世界,多反省自己,多翻新自己。

也谈些实际的,我们的团队,发展的还是太慢了。一个技术团队的成长,我认为首先得充分认清现状,同时谋划一个共同的目标。向着这个目标,每个人发挥出自己独特的擅长的部分,尽量克服阻碍发展的一些人性上的弱点,携手前进。

期待以后的相聚,可聊的话题会变多,武能聊技术,文能聊带娃。

有时候其实也不是一定要说话,坐坐抽烟喝酒寒暄,也挺好的。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让我们静静地做一群鸟人,在这片土地努力地生活。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