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在无垠的大地,广袤的草原上,生活着一批原始人。

他们以部落的方式群居,身体强壮的人负责打猎、种植,心灵手巧的人负责编织、烹饪。

部落里需要饮水,于是年老的长者带领着大家从遥远的河流里,往部落挖了一条沟渠。

至于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搬到大河边居住,也许是因为河边土地过于松软吧,部落的土房子还无法适应那样松软的地表。

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

对了,在沟渠挖好以后,部落里除了打猎、编织的人以外,又多了一类人。

他们因为住的离沟渠比较近,可以很轻易地打到水,所以,他们开始一个新的工作,卖水。

不过,在原始人的世界里,没有“卖”这个字,他们也理解不了这个行为。

他们只是用打好的水,去和部落里的其他人换取一些猎物和织好的布。

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部落的居民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这确实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毕竟,每个打猎回来的傍晚,打猎的人实在很累,也确实不想再亲自去渠边,拎那么一捅水回来。

他更愿意,拿自己多分到的一只野兔,去和住在沟渠边的人换一桶水。

这样看起来,整个部落的协作,反而变得更高效了。

卖水本身合情合理,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一种善举。

这世界本就是这样,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有一个善良的初衷。

这件善良的事情,一致这样延续着,年复一年。

直到过了很多年,部落里有了一个聪明人,他居然用木材做成管道,可以更方便地引导水的流动。

一开始部落里的人只是以为可以多一种运输材料。

可是谁知道,有一天,一个原始人居然跳出来说,既然我们可以做成这么方便的管子了,为什么我们不把水供应到部落的每个居民家中呢?

这样,我们就可以不需要从沟渠里取水了!

猎人很开心,他送给这个提建议的伙伴一头野猪,感谢他提出这么具有建设性的思路。

但有一些人,他们不开心了。那就是原本住在沟渠边卖水的人。

这么些年,他们早已经忘记了怎么打猎,甚至,他们当中有的已经开始刻意逃避打猎了。

他们只知道怎么高效地取水、换野兔。

使用管道供水,就意味着,部落抛弃了他们。

管道,可以让猎人不用拿野兔换就可以喝到水,虽然猎人们同样需要用野兔去换一根可以供水的管道。

但却让渠边的人的生活,发生很大的变化。

提议用管道供水的人,他有错吗?他只是一个颠覆者。

发明管道的人,他呢,有错吗?他只是热爱发明。

猎人有错吗?他只是不想再用野兔换水。

在沟渠边卖水的人,有错吗?他只是在用劳动为别人提供方便。

没有谁有错,只是环境需要演变,部落必然要向着更高效的层次转变。

守旧者害怕改变,固执坚守。

颠覆者陷入困局,遇到阻力。

听说在有的部落,甚至因为这些,在内部起了冲突。好在这个部落没有。

最后,事情怎么样了呢?

部落开会决定把供水管道的建设和维护工作交给这些只会卖水的部落居民,让他们继续发扬奉献精神,为部落提供方便。

事情顺利推进了。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