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新开辟了一个博文分类,社会
分类叫做社会,但是却不怎么敢聊社会。至少有些话题我是不敢聊的。
但是今天,还是来随便聊两句,作为这个系列的开篇(不保证有后续)。

从某厂“不让”注销说起

如果你是一位这厂用户并且你能幸运地找到以上页面,你也许会有知乎上这个问题一样的困扰。

为什么大部分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都把注销功能做的不尽如人意甚至压根不做呢?这个问题实在太深刻,深刻到令我无从解读。

其实根据工信部《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第九条,用户完全有注销帐号的权利。但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没有为用户提供这项权利。

第九条 未经用户同意,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

  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应当明确告知用户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查询、更正信息的渠道以及拒绝提供信息的后果等事项。

  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收集其提供服务所必需以外的用户个人信息或者将信息用于提供服务之外的目的,不得以欺骗、误导或者强迫等方式或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双方的约定收集、使用信息。

  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者账号的服务。

  法律、行政法规对本条第一款至第四款规定的情形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也有一些公司为用户提供了“注销”这项功能,但注销删除是有区别的,我相信用户选择注销帐号,更多的是希望能够从数据库中将自己的信息删除。然而从程序员的角度来看,对数据库执行一个删除操作,显然要比增加一个删除标记字段的风险大的多。尤其是对于现在靠用户数据卖钱的公司来说,删除用户,那就是在割自己田里的韭菜苗,挖韭菜根啊。何况,工信部的规定,也并没有提到要删除,只说需要提供注销的功能。你要注销,可以,把你的账号锁定,手机号释放,禁止你登录,标记为注销。

更何况,现如今很多公司都提倡什么微服务、数据中台,本来一个MySQL就能搞定的数据,非要在Redis里放一点,Mongo里面放一点,ES里面放一点,这就导致如果要真的从系统中完整删除一个帐号,远比想象的要复杂,数据和业务之间可能会有错综复杂的裙带关系。你要问这些公司为啥要这样做?很简单,员工要吃饭,上司要成绩。不上新架构新业务,经费怎么花?奖金谁来拿?从老板层面而言,就更是如此。养着一帮程序员,工资又那么高,不让他们做点事情压榨压榨,自己岂不是亏了。可是业务是固定的,用户也是稳定的,让他们做啥好呢?那就什么新做什么吧,这阵子大数据新,就上大数据,过阵子AI火,那就用AI,区块链概念好,那就玩区块链……

互联网圈里很多人有个臭毛病,就是代码也许写不了几行,但是吹起NB绝对是最靓的仔。

互联网公司个个看起来高大上,可是大部分不过是CRUD功能堆砌起来的信息垃圾堆而已。如果不清楚什么是CRUD,就这么跟你说吧,CRUD说白了就是基础的增删查改(Create,Retrieve,Update,Delete)。

以SNS网站为例,其基础功能从逻辑本质上来看,无非就是信息创建、信息修改、信息索引,就是增删查改。并没有什么高大上,反倒是业务庞大了以后,雇了太多活儿糙的程序员,导致部门臃肿,架构复杂,业务更加垃圾。

说到这里,有些代码孔乙己可能会出来杠。算法和架构的事,能叫CRUD吗?紧接着,便是分布式缓存、后端渲染、大数据、机器学习……写字间里又传来一阵快活的笑声。

我根本不想杠,写博客本来就图个乐。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能小瞧这些创造垃圾的公司,他们割起韭菜可是很有水平的。不信你看,中文互联网公司,盈利的高招儿,我来悉数一下:

做文档的公司,放贷款;
做手机的公司,放贷款;
做社交的公司,放贷款;
做视频的公司,放贷款;
做搜索的公司,做医疗;
以上公司,也偶尔插播植发广告。

美名其曰运营。实际上是杀猪。在他们眼里,用户就是猪,也许有的时候,用户还不如猪。

聊聊互联网自由

前面说到互联网公司的问题,不得不进一步思考。互联网发展至今,是否还有人记得它的初心?互联网究竟是解放了人类,还是为人类制造了新的枷锁?

互联网最开始,人们希望的是拥有自由、开放、共享的互联网,让人们可以在浩瀚的数字海洋里畅快地傲游。可如今,TikTok被威胁,让人甚至感觉到一种魔幻。曾经我们以为大洋彼岸的那块土壤,可以繁衍出自由的互联网。可如今再看,所谓自由不过也是游戏规则制定者嘴里的说辞罢了。

放眼整个互联网世界,如今似乎正在经历一场浩劫。欧洲、俄罗斯,都在考虑封锁自己国家的互联网。真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能够让全人类互相连接甚至连接一切的互联网。想起圣经里面提到的,上帝为了阻止人类建造通往天堂的巴别塔,把人类分散在世界各地,让他们说不同的语言,从而无法协作。而曾经人们一度相信互联网可以让全人类产生紧密的联系,可以促进一切的发展。然而事实上,互联网却只沦为了少部分人的舆论场,投机分子的势利场,资本家们的养猪厂,犯罪的温床。

虽然也有过奇妙的一幕,就如维基解密棱镜门、巴拉拉文件、各种门。微博也曾经为寻人、破案、反腐带来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效果。

可互联网世界更多的却还是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混沌。

这一切因果,究竟是互联网的罪恶基因在作怪,还是人类的秉性使然?

是否自由就意味着混乱?是否以人类的本性,根本就不配拥有互联网这样的观照之境来普渡众生。

什么时候互联网的世界,才可以有一片纯净的天空。人类可以利用互联网,传播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和言论,透明而严谨的真相,而不是140个字的废话,声色犬马。

也许需要先提高全体人类自身的认知水平,才能逐渐实现这一切。也许,没等到提高全体人类的认知水平,这一切就已经毁灭在黎明前夕。

总之,今天我已经选择注销大部分社交帐号,选择在浩瀚的数字海洋里,自闭成为一座孤岛,就像这个网站一样。

选择阅读更多纸质书籍,投入于更多经典,沉下心来,去踏实研究这世间的学问。

我相信,即使是一艘小船,也可以纵横四海,阅尽千帆。

在无垠的大地,广袤的草原上,生活着一批原始人。

他们以部落的方式群居,身体强壮的人负责打猎、种植,心灵手巧的人负责编织、烹饪。

部落里需要饮水,于是年老的长者带领着大家从遥远的河流里,往部落挖了一条沟渠。

至于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搬到大河边居住,也许是因为河边土地过于松软吧,部落的土房子还无法适应那样松软的地表。

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

对了,在沟渠挖好以后,部落里除了打猎、编织的人以外,又多了一类人。

他们因为住的离沟渠比较近,可以很轻易地打到水,所以,他们开始一个新的工作,卖水。

不过,在原始人的世界里,没有“卖”这个字,他们也理解不了这个行为。

他们只是用打好的水,去和部落里的其他人换取一些猎物和织好的布。

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部落的居民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这确实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毕竟,每个打猎回来的傍晚,打猎的人实在很累,也确实不想再亲自去渠边,拎那么一捅水回来。

他更愿意,拿自己多分到的一只野兔,去和住在沟渠边的人换一桶水。

这样看起来,整个部落的协作,反而变得更高效了。

卖水本身合情合理,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一种善举。

这世界本就是这样,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有一个善良的初衷。

这件善良的事情,一致这样延续着,年复一年。

直到过了很多年,部落里有了一个聪明人,他居然用木材做成管道,可以更方便地引导水的流动。

一开始部落里的人只是以为可以多一种运输材料。

可是谁知道,有一天,一个原始人居然跳出来说,既然我们可以做成这么方便的管子了,为什么我们不把水供应到部落的每个居民家中呢?

这样,我们就可以不需要从沟渠里取水了!

猎人很开心,他送给这个提建议的伙伴一头野猪,感谢他提出这么具有建设性的思路。

但有一些人,他们不开心了。那就是原本住在沟渠边卖水的人。

这么些年,他们早已经忘记了怎么打猎,甚至,他们当中有的已经开始刻意逃避打猎了。

他们只知道怎么高效地取水、换野兔。

使用管道供水,就意味着,部落抛弃了他们。

管道,可以让猎人不用拿野兔换就可以喝到水,虽然猎人们同样需要用野兔去换一根可以供水的管道。

但却让渠边的人的生活,发生很大的变化。

提议用管道供水的人,他有错吗?他只是一个颠覆者。

发明管道的人,他呢,有错吗?他只是热爱发明。

猎人有错吗?他只是不想再用野兔换水。

在沟渠边卖水的人,有错吗?他只是在用劳动为别人提供方便。

没有谁有错,只是环境需要演变,部落必然要向着更高效的层次转变。

守旧者害怕改变,固执坚守。

颠覆者陷入困局,遇到阻力。

听说在有的部落,甚至因为这些,在内部起了冲突。好在这个部落没有。

最后,事情怎么样了呢?

部落开会决定把供水管道的建设和维护工作交给这些只会卖水的部落居民,让他们继续发扬奉献精神,为部落提供方便。

事情顺利推进了。

一个互害型社会,谁也逃不掉,谁也躲不开。正如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希望此文可以引起我们共同的反思。

每天披星戴月地上班,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可曾想过,这一切繁荣与庸碌,是谁的宏观设计?

你收到的需求,你交付的方案,是谁在帷幄运筹?

今天下了雨,早上你过马路时,匆匆踩了脚油门,溅起的雨水淋湿了一位路人。

路人十分郁闷,带着糟糕的心情草草应付了上司催促的图纸 – 他是一位建筑师。

若干年以后,在你经过最多的路口多了一栋很丑的楼。

你觉得看起来无比别扭,别扭到甚至影响你的心情。

可谁能想到这楼之所以别扭,起因竟是那天飞溅的雨水?

那天的建筑师因为心情不好,还骂了手下的工人几句。

工人感到很不平衡。自那以后,他手里的螺丝,就从没拧紧过。

他心里想,反正建好的楼,最后也轮不到自己住。先倒霉的也是别人。

后来楼真的倒了,一次惨烈的事故。

一个在事故中失去亲人的受害者疯了,去校园里施暴。

保安眼睁睁看着孩子们受到伤害,不敢上前。

他心里想,反正受害的不是自己的孩子 – 更何况,他因为买不起那倒掉的楼,根本没有老婆。

你在广播里听说了这件事,庆幸还好自己的孩子不在这座校园。

庆幸的同时,更加用力地踩了脚油门,并没有感觉到,这又是一个雨天。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