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地


在无垠的大地,广袤的草原上,生活着一批原始人。

他们以部落的方式群居,身体强壮的人负责打猎、种植,心灵手巧的人负责编织、烹饪。

部落里需要饮水,于是年老的长者带领着大家从遥远的河流里,往部落挖了一条沟渠。

至于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搬到大河边居住,也许是因为河边土地过于松软吧,部落的土房子还无法适应那样松软的地表。

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

对了,在沟渠挖好以后,部落里除了打猎、编织的人以外,又多了一类人。

他们因为住的离沟渠比较近,可以很轻易地打到水,所以,他们开始一个新的工作,卖水。

不过,在原始人的世界里,没有“卖”这个字,他们也理解不了这个行为。

他们只是用打好的水,去和部落里的其他人换取一些猎物和织好的布。

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部落的居民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这确实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毕竟,每个打猎回来的傍晚,打猎的人实在很累,也确实不想再亲自去渠边,拎那么一捅水回来。

他更愿意,拿自己多分到的一只野兔,去和住在沟渠边的人换一桶水。

这样看起来,整个部落的协作,反而变得更高效了。

卖水本身合情合理,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一种善举。

这世界本就是这样,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有一个善良的初衷。

这件善良的事情,一致这样延续着,年复一年。

直到过了很多年,部落里有了一个聪明人,他居然用木材做成管道,可以更方便地引导水的流动。

一开始部落里的人只是以为可以多一种运输材料。

可是谁知道,有一天,一个原始人居然跳出来说,既然我们可以做成这么方便的管子了,为什么我们不把水供应到部落的每个居民家中呢?

这样,我们就可以不需要从沟渠里取水了!

猎人很开心,他送给这个提建议的伙伴一头野猪,感谢他提出这么具有建设性的思路。

但有一些人,他们不开心了。那就是原本住在沟渠边卖水的人。

这么些年,他们早已经忘记了怎么打猎,甚至,他们当中有的已经开始刻意逃避打猎了。

他们只知道怎么高效地取水、换野兔。

使用管道供水,就意味着,部落抛弃了他们。

管道,可以让猎人不用拿野兔换就可以喝到水,虽然猎人们同样需要用野兔去换一根可以供水的管道。

但却让渠边的人的生活,发生很大的变化。

提议用管道供水的人,他有错吗?他只是一个颠覆者。

发明管道的人,他呢,有错吗?他只是热爱发明。

猎人有错吗?他只是不想再用野兔换水。

在沟渠边卖水的人,有错吗?他只是在用劳动为别人提供方便。

没有谁有错,只是环境需要演变,部落必然要向着更高效的层次转变。

守旧者害怕改变,固执坚守。

颠覆者陷入困局,遇到阻力。

听说在有的部落,甚至因为这些,在内部起了冲突。好在这个部落没有。

最后,事情怎么样了呢?

部落开会决定把供水管道的建设和维护工作交给这些只会卖水的部落居民,让他们继续发扬奉献精神,为部落提供方便。

事情顺利推进了。



Linux和Linux是有区别的。

按Boss的要求在一台CentOS 6上面部署业务,我写的程序是一个基于Rails的Web调度页面,下面挂了一个Python写的数据处理程序。

部署时候被几个小问题折腾到现在,头晕脑胀,来这里发发牢骚。

首先是CentOS6的源里面缺少太多必要的软件包,Rails的SASS相关的GEM用不了,好在界面简单,直接砍掉了这些GEM,搞定。

然后CentOS6自带的Python版本是2.6,根本无法通过pip去装我要的包。

于是在源里面找Python3,安装以后,pip3可以装我要的第三方包了,但装好提示无法使用。

因为rh源里的Python3装完是在/opt/rh/XXX目录下的,即使在/usr/bin/建立了软链接,site-packages里的包也照样用不起来。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的Python水平太菜了,不知道怎么处理Python的依赖问题。

再然后,想着不用rh源里的Python3可能会好点,于是下了源码包编译安装。可是加上–with-ssl选项编译后,自己编译的Python仍然没有ssl模块。

而pip3在线安装依赖包时,又需要使用ssl模块去和pypi.org建立连接。

好吧,那就直接去Pypi上直接下载whl回来安装吧,可是安装好以后又报一样的错,提示找不到模块。

到这一步我是很绝望的,并不是因为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而是因为根本不想和这样简单又没有意义的问题死耗着。

2019.06.13更新:解决方法

首先这种问题是显然可以解决的,我们先从战略上和战术上一起忽略它,但是这个繁琐的纠缠过程引发了我的如下思考。

理论上来说,这种配置层面的问题,是完全可以通过合适的底层平台来避免的,例如使用更新的操作系统。

已经9102年了,再用CentOS6显然是不合理的,然而仍旧有一批干活的人,喜欢死守陈旧的东西。于是,整个生态就全都需要迁就于这个搭建底层系统的人。

工匠的时间,应该花在更值得琢磨的事情上,而不是解决一个又一个这样的脚本层面的脑残问题。浪费时间的同时又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成就感。

所以每当有学生和网友,问我很多简单的问题时,我都会劝他们转行。因为IT工程师圈子里,实在不需要更多庸才了,如果没有解决小问题的能力,就行行善别进这个圈子吧,干哪行不能混口饭吃呢。

至于那些能够通过悟性、思考和努力,掌握了计算机特性的人,自然有成为一个出色工程师的天分,他们并不会因为一两句冷嘲热讽就心灰意冷(如果会,同样说明不适合这个圈子)。反而会更加努力地去钻研出答案,以此来证明自己。他们也不会记恨曾经的嘲讽,显然,克服人性,摆脱情绪,是成为任何一个领域的高手所必须要有的修养。否则德不配位,爬的越高,摔的越痛。

说的深了。不过此文本身就是一篇扯淡文,也无妨。

其实,我只是想说,Linux和Linux是不一样的。CentOS这种东西,能称得上是Linux吗?体系怪异,脉络紊乱,必定难成气候,我话就撂这儿了。

未来操作系统的格局,西半球,一定是属于Debian的。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