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疫情

发展

转折

故事

再启程

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

《庄子·外篇·山木第二十》

庚子年这倒霉病毒的事儿,就不多言了。受此影响,正月里,神州大地的人民,都在家中宅着,用最简单的方式为祖国做着贡献。我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我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虽然平日里我就比较宅,但是按照计划,正月我至少也是要走动走动的。其实若是完全依我自己,我肯定宁愿在家宅着,毕竟守寂淡泊才是我的志趣所在,走亲访友这根本不是我的爱好。只是要考虑家人感受,所以不得不应付罢了。

在家我自然也不会闲着,一早就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东西好好整理整理,苦于一直没有时间和思路。这次正好,有了新的思路,也正好有时间,于是在这里谈谈后续的收纳计划。

首先是为什么要收纳。原因很简单,一是家中置物空间有限,不得不收纳。二是,人要时常给自己减轻物质方面的负担,所以要时常扔东西,卖二手,或者是收纳。

我的杂物是很多的,大到健身设备,家电、小家具,小到二极管、电容这些零碎的电子元器件,所以收纳起来相当费事。而我又是一个比较极简和有强迫症的人,所以这就形成了非常鲜明的矛盾。对于不想看到的东西,我的原则就是甩锅。能扔的扔,不能扔的,父母今年正好开着小货车来我这里过年,于是把那些大件的杂物一股脑全让他们拖回到农村老家,老家的地下室、后院,尽可以随便放置,眼不见,则心不烦。但是很多的小物件,就得一一归纳,汇总打包了。

于是我问自己,有什么东西,是十年之内用不到,但又是我不想扔的。

这样一来,就清楚多了。这批物品中,包括到期的保险单、人生的第一枚鼠标,积攒的用来制作特斯拉线圈的铜线,还有用来制作电磁炮的铝管、智能小车上的18650电池组、嵌入式开发板。也许未来十年,我不会有时间去完成那些小制作和小梦想了,但是未来的某一天,希望我有时间,可以再拾起它们。对这些物品,我需要准备打包盒将他们封印,放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待下一次搬家。

当初在收集和购买它们的时候,对自己的时间,是有着满满的自信的。以为可以无忧无虑,废寝忘食地投入在爱好当中。而现实是,自己既没有无忧无虑的资格,又没有经得住废寝忘食的身体。普通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最近几年深深地意识到这一点,于是把自己的领域逐渐收窄,想必,这辈子大部分工作的时间和精力,会扑在软件和互联网领域了,这是我选择的方向。

庄子说,物物而不物于物。我的内心有着太多的物,却不能够物之,这是非常不应该的,也是我心累之根源。

相信在之后不久的日子里,我就要与这些杂物短暂地告别了,就让我将他们尘封在时光机里,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再见吧。

身外的杂物,终究是容易收拾的,而心里的杂念,整理还需要时间。什么时候,待我不再物于物,想必才能真的理解庄子。

2019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似乎做了很多事,又似乎只做了一件事。

回顾这过去的一年,和过去的很多年,生活悄然发生着变化。

这些年过得并无什么遗憾,此时谈遗憾还为时甚早。生活偶尔让人一时兴起,似是来者可追。

心头最大的怀念是关于过去的时光,很多人相聚又离开,奔走为了生存。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辟一方寒舍,偶尔能把这些家伙们聚在一起,灌几口老酒,寒暄中宽慰过往。

然而岁月不曾等待谁,故事总有结尾,尘埃终将落定。

就像今年,有些人的终身大事定了,有人不再同我来往,有人觉得自己老了,有人升官发财。

我想做一棵守在原点的大树,却无法不在风里晃荡枝桠,无奈又极端,命运的使然。

有了愿意靠在这棵树上的人,为了让她靠得更稳,就需要再向土里埋入长长的根。

平平淡淡,浮浮沉沉,一蓑烟雨,一湾江湖。

在每个沉默的白天,每个雨落的深夜,心头点点,汇在一起,便是如此。

时间过得也不算快,2018年3月30号在杭州的记忆还很清晰,如今才时隔一年,一年里发生了一些变化。
时间过得又挺快的,2012年9月至今已经过了六年半了,社会和我们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此去杭州,见到了大学的伙伴们。我们毕业多年又相聚在一起,交流技术,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大学时期。

那个时候我们每个周五定期会在实验室举办周会,大家轮流分享自己那一周所研究的技术,就是这样,我们一起漫步到了今天。那个时候大家分享的内容多半很粗浅,但是谁不是一开始都这样踉跄着在技术的路上前行呢,人生之路亦如此吧。

这次见面,大家都有了很大的改变,风度翩翩的少年,有的已经开始大腹便便,桀骜转为了自嘲,忧愁化作了幽默。有的人已经成家,成为了父亲,有的人还在漂泊,执着为了爱情。伙伴们的心智开始变得成熟,每个人都能在工作岗位上独当一面,我们这些人,亦是历史巨轮上的木板和螺钉。

因为爱好而聚在一起,没有利益的纠缠,伙伴之间的关系就很纯粹,那种结伴同行,感动又熟悉。

跟着他们学习,看看他们的世界,多反省自己,多翻新自己。

也谈些实际的,我们的团队,发展的还是太慢了。一个技术团队的成长,我认为首先得充分认清现状,同时谋划一个共同的目标。向着这个目标,每个人发挥出自己独特的擅长的部分,尽量克服阻碍发展的一些人性上的弱点,携手前进。

期待以后的相聚,可聊的话题会变多,武能聊技术,文能聊带娃。

有时候其实也不是一定要说话,坐坐抽烟喝酒寒暄,也挺好的。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让我们静静地做一群鸟人,在这片土地努力地生活。

与人相处,自律之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人生在世,得认识到的一个真相是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样。

即使是要求别人能够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理解自己,都是有点过分的,大家都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凭什么要我去理解你呢?

如果别人能够理解你,就在心里默默感恩吧。

如果别人能够理解你,还选择站在你身边,那就更应该珍惜了。

反过来想想,自己难道就能一直满足别人的期待吗?

每个人的脑路不同,脑路即思路。问题是水,脑路不同,问题之水的流向就不同,怎么能轻易做到一致呢?

所以但凡与人协作行事,其一要达成共识,其次要体谅他人的难处。

在共识的基础上,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与己相处,自律之

如果说与人相处时的自律,是一种相对的自律,那么和自己相处时的自律,就是自律的一致性体现了。

自律不是一味地纠偏,取左或取右。

自律是在充分认识到人作为一种动物,内在和外在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之后,去进行探索实践过程的一种必要素质。

自律,在律眼、耳、鼻、舌、身、意。

这篇文字,虽然叫做谈自律,但自己如今还不能够做到充分地自律,记此勉励自己,继续前进,继续修行。

庆幸有这一片幽谷得以避世,有这一座空山可以守寂。

信步闲庭,纵情山水。

逆旅徒行,万物大千皆是过客。

喧嚣与纷扰,尘埃落定。繁华和落寞,过眼云烟。

令人亦步亦趋的,是这匆匆的旅途,浮沉起落之间。

令人沉醉又着迷的,是这人生的时光,如同白驹过隙。

那些刹那又永恒的幸福,纯粹的喜悦。

那些短暂的相聚,相聚又离别。

岁数越来越大,感觉所了解的做人的道理却越来越少。

生活复杂吗?生活需要纠缠于种种变化,需要交织于变化之中的人们。

变化无穷无尽,烦恼亦无穷无尽。

确定性让我们对生活能够精确把握,而在变化中,如何寻找一种确定性?

那就是要遵循生存的法则,坚持做人的原则。

原则不是顽固与执着,原则是生长的基础,是生存的边界。

原则能让事物变得简单,能让自己和身边的人睡得踏实。

原则不与清高相矛盾,原则只是界定了虚伪。

原则让自己不费脑筋,也让别人少伤脑筋。

又到了一年的末尾,自来南京以后,常常满怀仪式感地做某些事。像是每年一度的登栖霞山,以及每年一度的汤山,不定期去看长江,几年一度的登钟山。

今日又去了汤山。汤山位于南京的东郊,据说此地温泉极妙,蒋介石曾经在此整了个疗养院。如今的汤山,满满的商业气息。每至元旦,南方的天气湿冷,老中青成群结队来此中嬉戏。

此温泉我已经连续踏足过三届,每年都是和不同的人。去年是和大学舍友一起在元旦节当天去的。如今2018已经落幕,个人经验是元旦还是尽量不要去泡汤,元旦泡了汤的我的2018年,干什么黄什么。

这次去汤山,感觉人流量少了很多,上次去的时候,地下车库和地面上停了不少车,小杨生煎的队一直排到了门外,连吃口饭都困难。今天的小杨生煎,店铺里只坐了一半的人。与友笑道,莫非是消费真的降级了?连汤都不泡了吗。其实也有可能是,消费升级了,人们都去了更高大上的地方玩耍,只有我们这些LowB还继续流连这里,乐此不疲。

看到温泉的一处亭子上写着一副对联,下阕是“洗身容易洗心难”。我不太想说话。

年底了,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新闻出来占据我们的视野。吴小波这两天又出来预测明年的经济。朋友圈各路人才对他褒贬不一,有的赞扬有的鄙视。而我觉得他书写的还算中肯,别的不了解,也不评论。

贸易战是要继续打下去的,本世纪异彩纷呈。昨天看了iPhone XR,居然连个3D touch都不带,老乔走了以后库克真是魅了良心。我作为无产阶级恐怕以后只能站在华为这一边。

明年,就是毕业第三个年头了!看看如今的自己,真的是不太满意啊。生命真的太无可奈何,太短暂了,我们甚至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好好感受它。以前总梦想自己在各个领域里牛逼,如今甚至觉得,能在一个领域里做出点成绩就已经很对得起这一辈子了。也许很多时候幸福来源于成就感,而成就在外界看来有大有小,有的人穷尽一生作出了一点客观上看起来很微小的成就,可是只要对于生命而言足够精彩,那就足够了。

就像是新闻里拾荒者攒钱赞助贫困大学生的例子,也许他用尽一生攒下的钱,还不如很多人买过的iPhone加起来的钱多,而他的一生,可能要比大多数拥有iPhone的人要精彩。那种用一辈子时间捡破烂,帮助很多人所获得的幸福和成就感,却是我们买iPhone所体会不到的。那种幸福感,可能就叫做信念吧。

今年,从年初就告诉自己,对自己要求少一点,本命年不宜大动,可还是跳了一次槽,搬了两次家。今年给自己的要求就是,花一年时间停一停,听一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搞清楚孰可为,孰不可为。就这样昏昏浑浑混了一年以后,其实多少算是想明白一些了。

跟有的人需要在一次很远的旅行中才想明白很多道理相比,我不同,我穷,所以不需要旅行就能想的很明白。

至于想明白什么,其实就是明白了舍弃,不能又想要熊掌,又想熊不想要你的手掌。

明白了人生短暂,光阴似箭,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自己觉得对的事情,不要浪费时间。

要尽到做人、做儿子、做男人应尽的责任。

今日的汤山一行,沐浴过后,算是给过去的自己一个终结,给未来的自己一个新的开始。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以后,多读书,多写字,多做学问。做个独立思考的人,做个好人。

向着2019,出发!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